鹤傩

楼诚/庄季/洪周/杜方

天生觉多干活慢

你本就是毒品,要我如何浅尝辄止

愿我陷在渐深的梦呓里,和你一起

for one night

本来想认认真真写个生贺,结果……颓了一整天。。。

放个结尾督促自己努力写文。

——————————
……

我听到门外有些响动,便趴在门框上透过猫眼偷看。

一个身材修长健美的男人和隔壁赵叔面对面站在门口,两人身高相仿,却气质迥异,然而似有一种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在二人之间流动。

老爸和老爹不在家,我也没法问这人是谁,但我的直觉已经告诉了我他的身份。天之骄子,热衷419,至今为止只有一个床伴,失踪十三年的缉毒英雄,床伴等了他整整十三年……

我看见男人凑近赵叔,微微低头,轻轻碰上了赵叔的唇角,一触即分。

赵叔张了张嘴,他的声音很小,小到引不起楼道里的回音,却也极坚定,仿佛与他的心跳一起,砸出了生命的律动。

他说,是我的初吻。

而对面那个疑似传说中的英雄季叔叔的人抬手,揉了揉赵叔的头毛。

隔着玻璃镜,我模糊看到他波澜不惊的眼睛里流过一抹金闪闪的,名为爱的东西。

他说,我也是。

他满含一腔复杂情感,用颤抖的手推开房门,见屋里两人相对沉默,却拦不住一室温情脉脉洪水般泛滥。

躲了这么多年,虽说心知肚明,却终究,难以亲眼面对这一场。

他敛了敛目光,顶着里面瞬间变冷的气息挪进去,嗫嚅道:“大哥……”

里面那人头也不抬,语气凉得像是在冰里浸了半年。

…………

…………

…………

…………

…………

“叫我大哥是吧?”

他犹疑一下,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小声开口。

“那……二嫂?”


你大哥永远是你大(er)哥(sao)

不完美的灵魂,完美的伴侣(给季末的长评)

这是一篇写着写着就跑题的长评。

(你确定你一开始没跑题吗?)

(这么短也敢叫长评?)

有生以来第一次长评,送给我最最温柔的末末!

原文链接

《江湖和你》
http://liang-enormous.lofter.com/post/1ee8ad5e_eeb3972a(手机发链接好像戳不开,点末末的主页第一篇就是!)

[此长评又名,从一个虾扯蛋的角度分析蔺靖拉郎的可行性]

----------

怎么说呢,大概是一种暖甜而微酸的感觉,心里面有什么在慢慢地流动。不论蔺靖还楼诚,他们都生在时代的转折点,而有能力也有信仰的人,必然要担起这份责任。

琰琰,自不必说,大概在长苏的衬托以及情节的刻意营造下,他是妥妥的有情有义没脑子,拿了女主剧本的傻白甜。但其实不是。他不是只会因吃不到榛子酥而诧异委屈的小王子,而是忧国忧民忧愤至极而为之落泪的帝王受(误!)。九五之尊,心怀天下,虽然站在最高的位置,心里却装着最低的人们。纵然毫不起眼,甚至屡遭误解危机四伏,他从不曾放弃信仰。

然而,这样的萧景琰是不完整的。

年少时,他有林殊霓凰两个挚友,有温平宽厚的王兄,虽不受宠,却充实平静,有理想有信仰,也有血有肉有感情,完整无缺。而后来,赤焰案起,长兄逝世,一夜之间,他几乎失去了所有重要的人,幸免于难的霓凰也回了云南,从此客套相对,日渐疏冷。再到梅长苏到来,风云变幻,旧案重翻,身份揭晓,少年长成青年,登上皇位。此时的萧景琰,较之从前更为沉稳,内敛,越发有了祁王的风采,依旧有理想有信仰,却不再有血有肉有感情——

他大抵需要谁,来填上这个漏洞。

就在这时,能想到的第一个人,是蔺晨。

江湖游侠,通文精武,风流飘逸(大雾!),向往自由,珍视友情,一个完美的NPC人设。确实,几乎所有权谋/武侠作品中,都少不了这样一个人设。蔺晨就是这样的人,却也不是这样的人。他洒脱也有原则,随性却不恣意,张弛有度善恶分明——尤其是在这篇文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侠盗大名江湖传,以劫富济贫为己任,平民怨安人间——这是他的悲悯和正义。

新帝登基人间祥和,他甘愿金盆洗手,而不以此技谋一分利——这是他的分寸和尺度。

忧心萧景琰,却忍住一腔情意,留在中原等他的音信,为他稳定朝堂——这是他的智慧和大局观。

对于沉默寡言,惯于把一切深埋而不宣之于口的萧景琰来说,蔺晨是最能懂他,怜他,惜他,护他的人。蔺晨一切恰到好处的活跃,筑成一道屏,皇帝陛下累了,委屈了,便不声不响地躲在后面,偷偷地落几滴泪,或是卸下防御放肆一把。

而鸽主,表面玩世不恭,内心戏却比谁都多,明明心里难受得要死却偏偏要摆出一副“老子才不在乎”的表情。你累不累啊鸽主,要不你照照镜子看看,你笑得是不是比哭还难看?对他来说,最需要的是一个绝对单纯可信任的人,值得交付生死的人,需要那个人的沉默温柔和完全的理解关怀,以及,一个能容他哭出来的怀抱。

这些,大抵也只有萧景琰能给他。

足够单纯,忠于信仰,志同道合,最可贵而无法复制的,是他与蔺晨灵魂相楔的默契,远高于友情和爱情的崇高情感——含着仰慕,认同,敬佩,以及恰到好处的依恋和欲望。

萧景琰救世于朝堂,蔺晨救世于江湖,怀着同样的信仰,却有互补的性格。

正如明楼的稳重之中要填上明诚的细致体贴,明诚的锐利之上要蒙上明楼的内敛深沉,所谓灵魂伴侣,不仅要情意相投志同道合,还要有两尊能严丝合缝地楔在一起的灵魂。

不完美的萧景琰,不完美的蔺晨,在一起,是完美的灵魂伴侣。

------------

以上,纯属瞎捷豹扯淡,为博大众一笑,勿细究。

最重要的一句话:啊啊啊啊季末大哥我爱你!!!

斗胆艾特 @季末长歌

一个微不足道的声明。

占tag抱歉,不妥删。

我一定是有锦鲤体质

高考嫌热,用定型水梳了一个楼总的大背头

结果

结果

现代文阅读作者是

阿!诚(成)!哥!

叫我小锦鲤谢谢!【围笑】

咱们家高冷Lo,终!于!回!来!了!

【庄季】回春(八)

BUG+OOC

超能力梗

谢谢捉虫!




(八)男朋友与双属性

23

季白和欧文没有回招待所,而是直接去了LOP在霖市的驻地。回到办公室,季白就开始翻箱倒柜地找老式唱片机,却没找到,又跑到赵寒屋里找,也未果,只得作罢,抱着盒子坐在沙发上沉思。

欧文接了两杯咖啡,踱过来找他:“研究出什么名堂没有?”

季白捏着眉角,愁道:“我上哪儿找老式唱片机啊?这邪魔也真是,搞情报搞到这个份上,也不嫌累得慌。”

欧文摆摆手:“要不去外面租一台?”

季白瞪他一眼:“这都什么年代了到哪去找一两百年前的东西。我记得我爷爷给过我一台,早他娘的不知道弄哪儿去了。”

欧文嗅着杯里的咖啡,装作不经意道:“是不是在你家里?”

“我家?”季白刚想说“我整天住外面哪来的家”,又想起自己在平川和“男朋友”同居的房子,这才记起搬家的时候曾把办公室里的东西都一股脑儿打包扔进了新房子。

“对,想起来了,是在我……家。”

季白精神抖擞地跳起来:“我回平川一趟,你在这等着,闲得无聊可以找许栩他们了解一下情况。”

欧文点头不语,只把翅翼解下来递给他,目送季白风驰电掣地跑出去。

回了……他们的“家”。

想了想不放心,又跟了出去。有些事,怕是等不到任务结束了。

季白到了平川,兴冲冲地回到新家,进门一看,发现庄恕的行李还堆在原地一动没动。

当医生的可真忙啊。季白心想。殊不知某个医生和他忙的分明是同样的事务。

冲进自己屋里一顿翻,终于在一堆杂物里找到了一只陈旧的木箱,是他爷爷留给他的那台老式唱片机。

唱片机是当时最时髦的黑色,虽然落了一层灰,擦一擦还是亮闪闪的。季白装好唱片机,拿出那张唱片安进去,拨下唱针。

唱片前面有很长一段空白,只能听见“嗞啦嗞啦”声音。

还没等响出什么旋律,就听到“笃笃笃”的敲门声,一下一下,很是清晰。

谁?庄恕吗?

季白停下唱机,站起来扑扑衣服上的灰尘。总是要给新室友留一个好印象的。

“笃笃笃”,敲门声还在继续。季白皱皱眉,他没带钥匙吗?

门“吱呀儿”一声转开。

“抱歉久等……”季白抬头,看到了来人的脸。“诶?欧文,你怎么找到……”

馒头脸上抿着一抹温柔的一字笑,眼角折出几条包子褶。

“你好。”来人伸出手,露出手腕上精致昂贵的机械表。“我是你同居的男朋友,庄恕。”

季白懵了一秒钟。

“怎么,不请你男朋友进去吗?”庄恕,也就是欧文庄,欣赏着他的表情,语气分外轻快温柔。“三儿?”

季白“哐”地关上了门。

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再来一次。

隔了三秒钟又打开门,门外的人正摸着差点被门撞到的鼻子,笑得一脸尴尬。

庄恕轻咳一声,尽力忽视季白吃人一般的眼神:“三儿啊,你先让我进去总行吧?”

季白愤愤地瞪着他,一双眼圆圆的,简直能喷出火来:“老子他妈的不认识你。”

咬着牙说完了这一句,季白又“哐”地一声摔上了门。

真,太他妈的,丢人了。

季白抬起一只手捂住脸,倚在门框上无法冷静。让我失忆吧失忆吧失忆吧。

蓝瘦香菇。用室友假装男朋友拒绝室友穿帮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门外庄恕隐隐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吃枣药丸。把没追到手的媳妇惹恼了不让进门怎么办?在线等,特别急!

最后庄恕掏出钥匙悄悄地插进锁孔,又悄悄地转一圈……推不开!?卧槽那小子从里把门给反锁了?

24

庄恕花了十秒钟的时间用手术刀切断门销,又花了半小时鼓足勇气进门。

进去后,把客厅里堆着的几个箱子轻手轻脚地挪到自己屋里,又悄咪咪地到季白房间门口探头。

季白背对着门口坐在地毯上一动不动,面前放着那台唱片机,露出一截细瘦漂亮的脚裸。庄恕虽说是放轻了动作,也不至于没弄出声音,季白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会吧,气傻了?

庄恕轻轻敲敲门框。“三儿?”

季白的声音低低哑哑地传过来:“欧文庄,你给我过来。”

庄恕只道他研究唱片出了什么问题,便凑到季白旁边:“怎么了三儿?”

季白撇过着看他一眼,眼底深深的尽是寒意。庄恕感觉不对,却来不及躲闪,被一双手猛地揪住领子,“哐当”一下按在地上。

幸亏有地毯。

季白把他压在地上,咬牙切齿:“你他妈怎么早不和我说你就是庄恕?”

庄恕被他勒得面色发红:“你,你也没问我啊我和你说什么?”

季白手上又用了些力:“那你怎么说你不认识庄恕。”

庄恕伸手巴拉着季白的手指:“我,我那不是,不是怕你,难堪吗?”

“那你他妈跑到这来敲我的门就不让我难堪了?”季白气得眼眶发红。“庄恕你有没有脑子?”

“咳……你先,先放开我。”庄恕几乎要断了气,眼角边闪着泪花。“你先,放开我,我再,咳,和你,解释。”

季白压在他身上嘶吼:“不放,就这么说!”

庄恕也有些恼怒:“你……放不放?”

季白:“不!放!”

庄恕一咬牙:“不放是吧?”

大手早已悄悄覆住季白的手,灰色的能量突然迸发,一股大力绞上来,竟一下子掰开了季白的手。

庄恕抱住季白,就地一滚,两人体位倒转,换作庄恕把季白压在身下。

“季白,你别以为我不敢揍你!”庄恕本来被发胶抹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在翻滚中落下一两缕,松松地垂在额前,竟有几分说不出的性感。

季白只觉得身上如同压了千万斤,虽然压得不疼,却不能动弹分毫。只能凶猛地瞪起眼:“你揍啊!”说着还把脸往他眼前一凑。

庄恕看着这张几乎令他魂牵梦萦的脸,又怎么下得去手,又软了语气:“三儿你能不能好好听我说话?”

季白粗喘几口气,似是要把满心恼怒都呼出去,平得了一下心情,道:“你先下来。”

庄恕看看他的脸色,确保他一会儿起来不会再动手,这才悄悄收起能量。明明人没有动,季白却感觉身上的压力在一点点减轻。

这是什么神操作?

待能量收尽,庄恕才从他身上下来,一翻身坐在一旁。

“你个辅助哪来这么大劲?”季白脱力地躺在地上,全身像散架了一样。“沉死了,你该减肥了。”

减肥?

庄恕低头看看自己的腰。不用吧?

等等,重点搞错了。

庄恕看看正揉着腰的季白,心里蓦地生出一种自豪感,又或一种“刚刚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的错觉。于是得意洋洋地看着季白说:“三儿啊,你听没听说过‘双属性’这个概念?”

双属性?

季白一轱辘坐起来,瞪着他。

什么鬼?

25

“双属性,指超能力者中的一种特殊现象,有的人天生就有两种不同的属性,可以交替使用甚至同时使用。”庄恕一本正经地解释着,却掩不住眼中的小小得意,就像是小孩子在心悦的人面前献宝一样。“我的第二属性是重力控制,所以说,刚刚压在你身上的不是我,是一万斤。”

“一万斤?”季白抬手就要轰他。“你他妈想压死我?”

“不不不不会。”庄恕连连摆手挡住季白的炮筒。“我哪舍得压死你?”在成功收获季白一对牛眼后,又假装正色道:“我是说,那一万斤只有压住你这个作用效果,并不会造成实质伤害。”

“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季白舒一口气。“还有谁是双属性?”

庄恕想了一会儿,也没找到几个:“也就是特别行动局的明局长还有你们西南大区的医疗队队长凌远吧,别人我就不清楚了。”

季白对他的回答还算满意,不管是不是全部实情但应该没有说谎:“解释吧,给你一分钟解释清楚。”

庄恕看着他不善的脸色,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坐正,道:“这个,我第一次听说你是从我战友陆晨曦那里,她说LOP最帅强攻排行榜的时候提到过你。我当时还不服,还以为在LOP里竟然有比我还帅的人这简直是不合常理。直到明秘书长把你我安排成搭档,我在霖市第一次见你,这才服气。”

“所以?”季白冷冷地看着他。“我给你这一分钟不是让你夸赞我帅的。”

“不不不,你听我说。”庄恕忙给他顺毛。“我当然不只喜欢你的外表,我也为你的内在美而折服。你处事果断能力超群,又有一颗美丽的心灵,实在是深深地吸引着我,让我无法自拔……”

“停!”季白抬起手止住了他的滔滔不绝。“我让你解释!”

“我解释了呀,”庄恕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表白不就是最好的解释吗你还想听什么?”

季白脸红得仓促,却漏掉了最重要的一席话。那也是庄恕百般铺垫却终究未能说出口的。

我们有着过分相似的经历和截然不同的结局,我羡慕你有可靠可信的战友,却也敬慕你能在风浪之后仍能守一颗赤子心。

我想把我的血注给你,来填平你深刻入骨的伤口。

我还想在我那份痛苦降临到你身上之前,为你撑起一把伞。

能不能,给我这个机会?

TBC

之后可能会很长时间不能更新了状态很差对不起

谢谢大家的陪伴

永不退圈请放心

抱歉。

【庄季】回春(七)

OOC+BUG预警

超能力梗

谢谢捉虫!

这就是一整篇段子

(七)崔健与庄恕

20

两人在情思门前相拥着互慰了一会儿,稍稍平复了心情。想着反正LOP已经在霖市公开行动了,也不怕被人瞧见,干脆伸展开翅翼打算飞去下一处“情思”。然而……

欧文的左翼刚才为了装逼,被热浪燎出了指甲盖大小的一个窟窿,一飞起来就漏气,半边身子向下偏着,别提有多难受。

“要不,我抱着你飞?”季白脑洞大开。

欧文盯他半晌,看看他的细腰,又看看自己的。

“……你在逗我?”

季白开完了脑洞便憋不住笑,一时间“盒盒盒”魔音灌耳。

最终的解决方案是,欧文穿上了季白的翅翼,抱着季白。

不管体重如何,好歹看起来比例正常一点。

季白倒没什么,大大方方地让他抱,欧文却是犹豫再三念着清心咒才抖抖索索地把手臂卡在那截他觊觎已久的细腰上。

草,真他妈的细。庄大熊在心里爆了个粗口,老脸“腾”的一红。

还好。还好季白背朝着他看不到,还好从“情思”书吧到“情思”音像店并不远。

什么玩意,没出息。

季白看不到吗?确实看不到。但能感受到。

身后的胸膛里有一处热源正不规律地起伏着,且有越跳越快的趋势。身下……

卧槽欧文庄你在想什么?

季白抬起手抹抹额头上的汗,能感觉到额上青筋“突突”地跳。

早就说吧,不能要搭档,要不早晚得出事。

欧文哪里知道自己的小心思早己在季白眼皮底下暴露无遗,还在思考怎么掩饰手心里如泉涌一般的汗,心里想着就这么忍下去也不是个事,不如选个黄道吉日说开了算了。殊不知他的意淫对象此刻正在绞尽脑汁搜肠刮肚的想拒绝他的一百个理由。

还好不远。

“情思”音像店与“情思”书吧隔了三条街,位于居民区,停业以后招牌未摘,却转成了一家快餐店,就连店内装潢也完全是音像店的风格。

看着两个衣冠楚楚长相俊秀的男人勾肩搭背地进来,年轻的店主顿时两眼放光

“您好请问想吃点什么?”

季白像模像样地要了四个包子,两荤两素,荤的羊肉馅儿,素的胡萝卜馅儿。

没有猪肉莲藕馅儿,差评。

欧文则笑眯眯地盯着季白,温柔得要滴出水来。

店主手里的胡萝卜包子夹起来掉了三次。

驴生圆满。

其实欧文也是很愿意盯着季白看的,奈何任务在身,他的目光不舍地放开了季白的细腰长腿,在他身后架子上的CD盒间逡巡。

“你是这家店的主人?”欧文有一搭没一搭的与那店主聊天。“在这儿干了多久了?”

“啊?我啊?”店主盯着他两人不松眼。“四五个月吧,这里以前是一家音像店来着,开不下去了就把低价盘出去了。”

哎呀你别看我看看你男朋友啊。

“哦,那这些光盘磁带你怎么没卖出去?”欧文继续问。

“我挺好收藏这个的,这些都是典藏版,还有不少都是绝版货,买都买不来的,哪舍得卖啊。”店主有些羞怯地笑笑,却又不经意皱了皱眉。

你们两个倒是互动一下呀?

“是吗?”欧文眼睛一亮。“我可以看看吗?我也特别喜欢收藏旧光碟。”

店主笑得和善:“当然,随便看。”

看什么光碟啊男朋友那么帅还不够看吗?

季白就静静地咬着包子,看欧文三言两语勾搭小姑娘,却又觉得小姑娘看他的眼神不太对。

怎么像掉狼窝里似的?

欧文“很感兴趣”地翻看那些珍藏版碟片,实际上却已经放出一丝精神力,深入碟片盒中进行探查。

店主收藏颇丰,不仅有经典电影,就连几十年前的金曲集都有很多。

欧文翻看半天,拈住一张,抽出来:“崔健?你们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喜欢崔健的可不多。”

“我,我可喜欢崔健了。”店主姑娘笑着,又隐隐透出些哀伤来。“现在喜欢崔健的姑娘确实不多了。这不嘛,我为了崔健连伟大的爱情都放弃了。”

“失恋了?”欧文摩挲着碟片封面,精神力渗透到里面。

店主姑娘叹口气:“和前女友兴趣不合,唉主要还是三观不合,被甩了。”

“抱歉。”欧文蹲在地上,抬头看她。“我可以打开看看吗?”

“请便。”姑娘沉浸在回忆里,顾不上他。

“咔吧”一声,盒子打开,里面却不是崔健的光碟,而是一张黑色的老式碟片。

欧文心想,果然没错,却惊讶地问:“这不对吧?”

姑娘凑过去一看,“嘶”了一声:“不对呀,前几天我还看过它呢,不会是放错了吧?”

“没放错。”季白吃完第二个胡萝卜包子,掏出纸巾优雅地擦擦嘴,把剩下两个羊肉馅儿的往欧文怀里一扔。“赏你了。”

欧文接过包子闻闻:“我不吃羊肉。”

“那就给许栩。”季白没多想。

欧文一脸无辜:“可许栩不吃包子。”

季白不耐烦地瞪他一眼,欧文自觉噤声。

终于说话了。许栩是谁?闺女吗?

店主藏起一脸八卦,问季白:“你怎么知道没放错?”

季白手腕一翻,亮出LOP银徽,眯眼微笑。

“因为我有天眼。”

店主姑娘傻眼。

“查案需要,我们得把这盒碟片带回去,你开个价。”季白伸手掏钱包。

“不不不不用给钱直接带走就可以。”店主姑娘连连摆手。什么神转折啊这是?说好的围观基情呢?怎么开始查案了?

不过想想,超能力双侠,出生入死与子同袍,好像也很带感呢。

要什么钱啊你们俩恩恩爱爱我就很满足了。

姨母笑。

季白掏出一本便签纸写写写,“嚓”地嘶下一张递给姑娘:“这几天会有LOP的队员在附近保护你,如果出现异常情况,打这个电话,会有人过来。”

姑娘停止意淫,笑容满面地接过来:“好的好的,我会配合查案的。”

临走,姑娘扯住欧文,悄声说:“跟你男朋友好好过啊可别被甩了我看他脾气不大好呢。”

欧文笑:“我会的,谢谢。”

季白:“说什么?”

欧文:“她说……嗯……祝我们查案顺利。”

“对啊哈哈,”姑娘冲欧文眨眨眼。“我看好你们哟~”

21

悄悄地告诉你们,店主姑娘可帅了,真的。

22

出了店门,好不容易甩开店主姑娘胶水一样的目光。欧文摸摸鼻子:“哎,三儿,那小姑娘是不是觉得咱俩是一对儿啊?”

季白停下来,回过头看他,打量了半晌,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谅你也不敢真告白,且让我诈你一诈。

“是就是呗。怎么了?”

“那……”欧文咽口唾沫,鼓了鼓勇气,艰难开口。“你有没有兴趣和我……”

行啊欧文庄,你还真敢说?

对不起我不该认为你怂的,你很厉害,很可以。

季白心里骂一句,果断道:“没有兴趣。”

“不是……”欧文没料到他拒绝得这么果断。“你不再考虑一下吗?”

“没必要。”季白一脸一本正经。“我,己经,有男朋友了,而且,已经,同居了。”

晴天霹雳。

欧文庄听见了自己的小心脏碎成渣的声音。我,我的初恋,成了泡影。

心里的小人抱着吉他扯着破锣嗓子唱“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许栩你白帝托孤的时候干嘛不告诉我他有男朋友还开口闭口“未来最亲密的人”?

“能,能问问他……是做什么的吗?”欧文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

“哦,医生,海归的。”季白低着头,声音听着有点心虚。

医生?我也是医生。海归?我他妈也是海归你怎么就看上那个混蛋不要我呢?

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叫,叫什么名字?”欧文不死心。

“啊……叫……”季白暗道一声对不住了我素未谋面的室友,得意洋洋地道:“叫庄恕。”

欧文又听见了自己的下巴砸碎地面的声音。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

南京市长

江大桥。

见欧文一脸被雷劈的表情,季白抬眼:“怎么着,你们认识啊?”

可不能认识吧,要是穿帮了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不,不认识。” 欧文艰涩开口。“那就……祝你们幸福?”

“幸福”二字咬得分外的重。

他想起了一部岛国电影。

名字叫“绝望的我看见了天”。

何止是看见了天?简直是他妈的青天白日满地红!

“谢谢。”季白心虚地点点头。

欧文看着季白的背影,咬着牙。

合着老子这是,被自己给,绿了?

操,别拿欧文不当庄恕啊。

TBC

求红心蓝手评论!

【庄季】回春(六)

OOC+BUG预警

超能力梗

谢谢捉虫
===================

(六)情思与汪曼春

17

“情思”招牌底下安装了炸药,而且设置了感应器,只要有人踏进门前的一定范围内,就会引发爆炸。而这种炸药爆炸后,现场并不会留下 明显的痕迹,如果没有专业人士勘查,根本发现不了这里曾发生过一场威力不小的爆炸。

一波爆炸后,两人皆是满心惊讶。里面到底有什么,能让人做出安炸药这样的事?

正思忖着,门里传来细微的响动,细听像是女人的喘息声,还夹杂着低微的说话声。

超能力者的五感远比常人灵敏,切切察察的。说话声也差不多能听清。

“……出去看看……”

“……炸死了……威力……大……”

“……汪军长……担不起责任……”

“……你我不说……不会知道……”

汪军长?汪曼春?

季白浓眉一皱,这不起眼的停业书吧是汪曼春的地盘?她在霖市已经是一手遮天的人物,做什么还要如此隐蔽,竟动用了如此大威力的炸药。如果是普通人行经此处,现在恐怕被热浪烧得连灰都不剩了吧。

“冲进去?”季白看一眼欧文。欧文点点头,季白一蹬地,身体前冲,左臂红光闪现,炮管变得粗大。

低温燃烧弹。

一发出去,门上燃起蓝色的火焰,不多会儿就化成灰烬,火焰也随之消失。

室内确实是个破书吧,灰尘稀稀拉拉落了一地。书架子上爬着蜘蛛,桌椅上结满蜘蛛网,随着门开一抖一抖地颤动。

进得门来,声音越发清楚,女人的喘息夹杂着惨叫,说话声倒听不见了。

季白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手轻脚地在屋里走动。温度感知告诉他,在某一个书架子后面应该别有洞天。

果然,在一脚踹碎一个书架后,他看见了后面的另一个房间。一个男人听见响动,从里间冲出来,伸手就要从墙上摘枪,却被季白一炮射穿了手,倒在地下。

季白上前一个擒拿把人压在地上,砸晕,示意欧文往里走。

里间很小,准确的说,只是个楼梯口。沿着楼梯向下九曲十八弯蜿蜿蜒蜒,竟然是一个不小的地穴。

楼道里亮着白光灯,亮度强而稳定,绝不是便宜货。地砖是上好的大理石,在霖市,除了汪家梁家,没人有本事这么大手笔地砸钱建一座地宫。

石门很厚,却被季白一炮轰开。

强烈的灯光从门内透出来,嘈杂的音乐震耳欲聋,却遮掩不住女人的尖叫和男人放肆的笑。浓烈的酒味烟味混杂着各种各样的香水味扑鼻而来,还掺着令人难以启齿的一丝丝腥味。

厅堂宽阔华丽,入眼一片——这儿大概在短期内放不出来了,等我有了电脑直接放链接吧谢谢大家

这是一场S幾M盛会,一场很明显带有拐卖强幾奸强迫卖幾淫性质的犯罪盛宴。

季白面色不变,眼底却露出一抹厌恶,而欧文则直接皱起了眉。

伴随着大门破裂的声响,女人的尖叫从痛苦难耐转为惊惧。

两个人如同煞神一般站在破碎的石门外,浑身上下带着逼人的气势。似是有火喷涌而出,要烧这世间万般丑恶成灰。

18

惊叫四起烛火乱明,场内乱成一团。季白与欧文冷着脸,一前一后穿过石门。

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男人领着一小群男仆匆匆跑过来,都一身仆人制服,手里竟然拿着枪。十几个人很快把两人围在正中,举枪欲射。

“什么人,敢来这里闹事?”男人毫无犯罪被抓获的自觉,反而镇定得很。

欧文没有理他,丝毫不惧那十几支枪,甚至向前迈进一步,仔细打量着大厅的构造。

“你们两个聋了吗?”男人继续叫嚣着。“不许再往前走了!这可是汪曼春汪军长的地盘,擅闯者一律枪杀,听见了吗?”

季白手腕一翻,祭出一张银白色的圆徽。

“LOP执行公务,妨碍者死。”

青年的身上暗火涌动,眼底却挂着霜雪。

LOP本身没有妨碍办案者处死这一条,实是这群畜生不该触碰做人的底线。

杀人纵火贩毒拐卖,大忌。

左臂的袖子下形状不断变幻着,直到粗大的炮管撑破了衣袖,一根根突兀地架在男人面前。

“说,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做了什么,做了多久?”

管事一见LOP银徽,便半惊半疑,却还留有一丝侥幸,仍想用汪曼春的名头来压季白。待季白的炮管架上了他的脑门,竟是大变脸色,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狗仗了人势,也终归是条狗,咬人还是要命,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

要命。命是最重要的。没了命,什么他娘的荣华富贵高位厚禄,都是狗屁。

“大大大大人,别,别杀我,我,我老实交代,我全都说……别开炮啊大人……”

扭头看着手下还端着枪,又破口大骂:“你们这群蠢货还不快放下枪,敢拿枪对着两位大人不想活了吗?”

大厅里的猎食者们纷纷丢下了自己的猎物,拼命找着衣服妄图在最短的时间内掩饰脆弱,反而弄巧成拙,越发狼狈,丑态百出。

丢弃了的猎物早己被折磨得丢失了做为人的自觉,或趴或倒在地板上,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完全由求生欲驱使的,兽化了的嚎叫。

在管事抖抖索索的汇报中,季白和欧文听了个大概。

这里是汪曼春名下的S幾M主题卖麗淫场所,其中的妓女绝大多数是从外地或乡下拐卖来的穷苦女人,而宾客多是本地或附近省市的高官富豪。

汪曼春通过这样的卖淫场所牟取暴利,结交官商,不仅积攒下巨额财款,还与众多贪官奸商有着不浅的交情。

据管事说,在汪曼春名下,类似的卖淫场所还有十余家,不仅在霖市,在她的老家花潭市,甚至远在东南大区的新城,都有分会所。

其奸其恶令人发指。

“把你们这里所有的人全部召集起来,妓女嫖客工作人员分开,一会儿会有LOP队员来进行管制。”季白冷冷地下令,又添一句。“抗拒从严。”

欧文却面色难看地扯了扯他的袖子,嘴唇嗡动,传音入耳。

“你不能封掉这里。”

19

季白几乎是被欧文拖着离开地宫时,整个人还是有些懵的。直到上了平地,还未缓过神来。

“你干什么?”想也没想就吼了出来。

“三儿,你冷静点。”欧文面色铁青,也十分不忿。“要封,一定得封,但不是现在。”

“为什么?”季白睚眦欲裂。“作奸犯恶的人,为什么不杀,如此罪大恶极之地,为什么不封?留他们一天,就不知道有多少家庭要被拆散,我们身为LOP的职责为什么不能履行?”

欧文红着眼眶叹气:“因为作奸犯恶的人不仅是他们。强龙压不住地头蛇,汪曼春的根基我们现在根本无法动摇。想要杀灭奸恶,还众生一个清平盛世朗朗人间,只灭这一处远远不够。”

“那就这么放过他们?”季白指着地穴的方向,手臂颤抖。“他们逼良为娼,那些女人,最小的才十几岁!”

欧文挪动步子靠近季白,抬起手,轻轻抱住他。

“不会的,三儿。”欧文拍着季白的背,在他耳边轻语。“等我们抓住了汪曼春与邪魔勾通的把柄,就把这些一举捣灭。”

季白不动,也不出声,只静静地由他抱着,任一腔热血冷却了去。

有些事,明知是对的,却不能做,明知是错的,却不得不做。*

就像医生执刀面对的,纵然是双手沾血的罪人,却依旧要为他取出体内的子弹;就像警察眼看着爱人受人欺压,却依旧不能用手中的枪为他讨个公道。*

就像季白,明明深谙官道,却忍不住想捅穿这天,又像欧文庄,明明难忍丑恶,却须要埋藏一身傲骨。

只是不能迷失方向罢了。

明天总会到来的。

人世间,终须有,天高日正,潮退石出。*

TBC

*1猫爪必须在上 太太的金句

*2化用自谦金太太《久别重逢》

*3《谍战上海滩》原句